成果分享

陽痿 ( 勃起功能障礙 )

勃起問題不想面對 差點失掉七年婚姻

我們共同的的信念是「婚前不能有性行為」,而他是位「非常尊重女生」的男性,我也如同他喜歡的,非常純潔,沒有任何性經驗。我們在一起,除了擁抱及接吻外,連「不小心」有同床的機會我們都沒有試圖跨越。
 
新婚夜,我非常期待,希望能有如小說般的做愛情節,但不知為什麼,試了幾次,每次都是「正當軟」,也就是當要進入時就軟,給我們留下不愉快的回憶。婚後繼續嘗試,但每次都像新婚夜一樣,後來我們都因為害怕面對而「不小心地」在我們生活中自動消音。
 
今年我四十了,和先生說,我非常想要小孩,希望他能正視。會用孩子來當藉口是不得已的,因為我們都還年輕,就算真的沒孩子,我也一直思考著:難道我們就要這樣過下去?談到最後,我告訴他:底限就是和平離婚,我不要過這種生活,我要重新追求新的人生。
 
    眼前兩位樸實打扮共同創業的夫妻,太太立青首先發聲,而先生智杰從頭到尾就是不以為然的樣子,等太太語聲結束,他才開始咕噥地說起太太跟媽媽天天吵架,這讓他根本沒心情想要做愛。
 
總結起來就是:先生認為是「氛圍」問題,而太太認為是「能力」問題。由於太太堅持要讓專業來看清真相,否則不妥協,先生因為珍惜彼此,只好硬著頭皮,即使自認為沒問題也願意依太太願望進行。最後達成共識:確認彼此都是想守護婚姻,想做背水一戰,最後的努力。
 
研究親密關係多年的John Gottman指出:真正決定愛情是否美滿的關鍵在於我們能不能在對的時候,接住對方的需求。我看見,即便智杰不認為問題在自己身上,也不如立青般希望看清真相,但多年的婚姻讓他們「願意」為彼此的未來努力。
 
進入課程後,我們立刻發現智杰有輕微至中度包莖的狀況,但因勃起後即便硬度不足,感覺怪怪的。除此之外,心理焦慮也是智杰微軟的殺手鐧。
透過訓練,我們慢慢建立起生理該有的硬度時,智杰終於相信來上課是對的,在看到他的陰莖完整勃起的當下,也才意識到之前的認定是自己一直以來的固著;立青也是,從一開始的想離婚,抱怨責備,到願意協助並完成訓練,這真的需要很多的包容與耐心。
 
在課程的尾聲,我看見的不再是只有生理上硬度的漂亮演出,而是他們心理上的彼此放下自尊,尤其是智杰勇敢地說出:「對不起,老婆,這些年讓你委屈了!」。立青眼中的淚光說明了:這一切的努力都盡在不言中。
 
如果你問我:「愛是什麼?」我認為:愛是一種態度,是一種積極承接的願意,願意再一次地為自己及對方的幸福做出最大的貢獻,這就是性治療的目的,也是為未來的幸福鋪上最好的準備。
作者簡介_ 黃靖芝 性健康管理師
 
嵩馥性健康管理中心   性健康管理師
樹德科技大學 人類性學研究所畢
美國 ACS 臨床 性學家學院性治療師訓練合格
國際芳香療師乙級
加拿大IOHCH催眠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