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果分享

遲射(射精困難)

隔著包皮擼很酸麻就是射不出來 | 遲射

一進門,個案似乎感覺自己進步不多而懊惱。他說:「我的硬度沒法判斷,因為我平常就有吃(勃起)藥的習慣,但現在我的問題是,龜頭沒感覺,射不出來。」
 
「你打算戒藥?」我問。
 
「我不敢。因為我女友一直認為我沒問題,如果戒了豈不讓他看不起我。實在不行,我就吃一輩子吧?」他說。
 
「蛤?吃一輩子?難道你不知道藥物有耐受性?」
 
他考慮一下說:「也是。但我該怎麼辦?你先將我的『龜頭』沒感覺治好,因為遲射讓我感覺做愛跑不到終點」
 
對的!個案就是目前為止還沒有在女友陰道裡射過精,在說怎麼解鎖之前,先來談談遲射。
 
遲射,是現代人會慢慢會面對到的難題,但直至目前為止並沒有很好的方法可以有效治療,不管是手術或藥物,一直是難解的題。
但,說實在的,目前真正的遲射治不了,在我幾萬例的個案中只有一個。大部分的人都是因為不良的自慰習慣所導致的,只要細心加以觀察,其實不難。
 
遲射分類:
從簡單的,在「特別的人的陰道裡射精」,其次為「在別人的手上」,再其次為「自己的手」,最嚴重的是「怎麼都射不了」。
 
 
而這個個案是自己使用飛機杯可以(射),但自己的手也不行,這真的有點奇怪。這時性治療的功能出現了,我們進入訓練室裡看看。
 
原來他自慰時一直是隔著包皮擼(龜頭)的,覺得若直接摩擦龜頭處很酸麻,會很不舒服,甚至疲軟下來,因此就一直是避開的。連同做愛也是,做愛時因為包皮本身就有點過長,因此在性交進出的過程中就容易包覆起來,最後也變得沒感覺。
恨的相反不是愛,是無感。
沒感覺的相反也不一定是舒服或爽,可能是酸麻。因此,這個個案的問題就是出在太怕面對酸麻繼而失去感覺爽的能力,以為只要不酸就能爽,其實是錯的。
因為,在我為他進行訓練時,他才發現,即使酸麻爆表,但陰莖的硬度始終維持「非常好」,同時,他才真正領悟,原來「不是他一直想像的那樣『無感』」,原來,只要度過黑暗,黎明就在眼前。
 
#每個人的診斷可能相同,但因為狀態不同,所以目前為止還無法統一用一種模式來進行,重要的還是細細觀察,相信一定能找出丟鑰匙的地方。
 
作者簡介_ 嵩馥性健康管理中心 童嵩 主任 

 
中華性健康促進協會  理事長
台灣男性性醫學會  永久會員
國際性醫學會 ( ISSM ) 會員 
商業周刊、TVBS、壹週刊、 臉紅紅、媽咪拜 兩性專欄作家
樹德科技大學 人類性學研究所 畢業 暨 第七屆傑出校友
美國 ACS 臨床 性學家學院/專業性治療師訓練合格
 
著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