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果分享

陰道痙攣(圓房障礙)

無法做愛 你還會愛我?

 
「無法做愛,吵架後我們沒有和好的本錢。」米朵,39歲,在初次會談時說上星期已與男友分手了,五年的感情敵不過無法做愛的事實。在言談中,我發現她總是在機警中刻意保持鎮定,但確認資料後,我發現,其實她是第二次踏入嵩馥,因為早在八年前就已經來過了,只不過當時的她因某些原因沒有進行課程。
 
「八年了,困擾還在?」米朵無奈,長嘆。「我是知道自己一直都有問題的,但也不知道該怎麼辦?
上次的(八年前)諮詢後,當時的男友覺得我們應該可以自己慢慢克服,但結果卻是莫名其妙就分手了,後來也就不太想這件事了。之後再交往一個,我們還是沒有(做愛)成功過,但遠距的交往讓我(們)對這事沒那麼頻繁挫折,只不過這種以為,在他最後一次衝突時脫口而出的說:「你有病,我已經受夠了!」而畫點句點。我的世界是整個徹底崩塌。
 
米朵這次做好了心理準備,不再需要任何人的陪伴,也不需要任何人幫她決定,她就是要「解決」。她告訴我:分手對她來說真的衝擊太大了,原本已經答應男友的求婚,也偷偷決定願意飛往他的城市去迎接屬於他們的新生活,但這一切似乎在「無法做愛」之下成了泡影。她知道--就是自己的問題,有性經驗的男友根本就無法靠近她的會陰部,連手都不行,而她始終就是,無法張開腿。每次想起兩人難得的度假,總能感受他想要親密性關係的渴望…..。
 
反回來說到她自己,米朵說:「身為一個女人,知道床頭吵床尾合的意思。但在內心深處知道無法給伴侶性生活,因此每次吵架後就不知該怎麼和好?夜深時,如果對方對自己冷漠就會開始猜疑,沒安全感,我不願意一直活在沒有安全的恐懼中,我知道不應該用性來當成安全感的來源,但它就是不行呀!我發誓,一定要加油把這個病治好。」
 
米朵就是靠這股毅力,在上課期間進步得非常快,即使在過程中身體出現本能的抗拒反應,抬臀、蹦腿、發抖、放聲大哭、心情沮喪等等,她都鼓勵自己要勇敢面對,要不管如何,沒有退路的努力執行每個動作,當然也完成了這項人生的關卡,最後成為一名有能力做愛的女人。
或許逝去的情感無法用性愛的有無來斷定,但當性生活的不協調發生時,無法做愛的一方會本能的產生自信心匱乏,最後逐漸消磨彼此的堅定能量。伴侶間的性,雖不能說是雙方情感融洽的證明,但卻可能成為關係破裂的兇手,長期逃避是無法解決問題的,我想,唯有願意,自己真正的願意,才能將改變的後來,回饋到自己身上。
 
作者簡介_ 黃靖芝 性健康管理師
 
嵩馥性健康管理中心   性健康管理師
樹德科技大學 人類性學研究所畢
美國 ACS 臨床 性學家學院性治療師訓練合格
國際芳香療師乙級
加拿大IOHCH催眠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