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果分享

降低敏感

她獻出第一夜,隔天卻又覺得不合適,我太渣了!

▲她說她是第一次,要我不要「太」弄痛她,而我有早洩而不敢輕易嘗試(示意圖/取自免費圖庫pexels)

我喜歡幫有「自我意識」的個案上課,我拿手的就是和他們一起「對抗黑暗」、「自我否定」與詮釋意義,在和他們相處的時光中,我總能感覺到他們的進步及對自我的肯定,如果可以陪伴他們一段旅程,藉著處理眼前的性問題來重新找到自己的定位,就是我最大的動力了。
 
偉成是一位剛大學畢業的社會新鮮人,對於早洩的事一直很困擾,當然,除此之外,也對別人的評價視如定案。
 
初見面的幾分鐘他告訴我他目前正陷入無可救藥的自責,而這個自責卻是一年多前對一個女孩- 尚未有過性經驗的女孩- 做的事感到懊悔。
就是:「和她上床後,事後覺得不合適,進而拒絕了她」。
 
偉成說:我知道萱萱她很喜歡我,一開始就知道。我們在網上認識的,而我利用了這樣的喜歡,聊了一個多月。那陣子我和前女友剛分手,很寂寞,急需一個朋友,尤其是女生來療傷,而她正好填補了我空缺。
 
就這樣聊著聊著,我問她是否願意和我一起去看星星? 而她一下子就答應了,我們就這樣成行了。
 
我們就在山上待一晚,甚至住下來,一起泡澡,這一直是我想要的期待。
當天晚上,星星真的很美,發現她也很美,透過一點微醺佷自然進入浪漫的情況。
她說她是第一次,要我小心一點,不要「太」弄痛她,而我自知尺寸較大又有早洩而不敢輕易嘗試,但所有能做的前戲我們都有進行,就這樣,我們過了美好的一晚…(實際上是沒進入的)
 
回家後,我後悔了,我覺得我並沒有那麼喜歡她。
而她好像經過那晚之後更加喜歡我了,藏不住內心的批判,我覺得我不能欺騙她,更不能再這樣傷害她,於是和他提出「不想繼續」的建議,看她淚崩,我百般不捨,可是我還是抵不住內心的譴責,不想這樣騙她。
 
這一年多都在思考,像我這樣的「渣男」是不是應該要得到報應?和我的同事說,大家也覺得我很渣,不負責任。放在心上的我真的過不去,老實說,這一年多來我一直因此而服用憂鬱症的藥。
 
從訪談過程中發現,個案對性的事情很避諱,甚至連自慰都是很晚才開始接觸。
之所以會聊到這個議題也是因為他雖然想來處理早洩,卻無動力進行應該有的鍛鍊,只想順著課程看看是否以佛心的狀態就能自然變好,而我也是因為看出他的心理狀態才介入這件令他一直走不出的心理陰影。
後來我發現,他在生活中已經慣性地討好了,他希望每個在他身邊的人都能好好的,自己不重要,多愁善感,甚至可以犧牲自己。
偉成在與這位萱萱發生這樣的事,他一直是很自責的,覺得自己不應該沒想好就和她出去做這麼浪漫的事,而且最後還拒絕了她,好像騙了她的感情惹她那麼傷心。
另一方面,他的家庭也是一個問題,父母間的不和睦,他總是那塊夾心餅乾,為了不讓誰難過,多半都是他選擇犧牲。
 
渣不渣來自於欺騙
 
詮釋很重要。我讓他重新進行回溯,希望他能找到正向的意義。
這女孩喜歡他,沒錯,事情就是這樣,他一開始也不是故意騙炮,也是想找個能訴說心事的出口,所以雙方並沒有所謂「欺騙」這件事,最後他因為還是覺得不合適而說出實情,在我看來是一種負責任的表現,更不存在「渣」。
我們沒有必要完成別人的期待,只要不從中故意謀取利益或傷害別人,我們沒有必要自責。
 
談完的那夜他睡的很好。最重要的是,早洩的訓練也恢復了動力了!
我相信這是一個美好的啟程,期待他邁入新的人生,可以不用再服用憂鬱症的藥物度日,也不用被不需要的情緒所苦了。
 
講者簡介_ 嵩馥性健康管理中心 童嵩 主任 
 
 
中華性健康促進協會  理事長
台灣男性性醫學會  永久會員
國際性醫學會 ( ISSM ) 會員 
商業周刊、TVBS、壹週刊、 臉紅紅、媽咪拜 兩性專欄作家
樹德科技大學 人類性學研究所 畢業 暨 第七屆傑出校友
美國 ACS 臨床 性學家學院/專業性治療師訓練合格
著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