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室友還是夫妻? |勃起功能障礙 | 陽痿

陽痿 ( 勃起功能障礙 )

無性婚姻-是室友還是夫妻? |勃起功能障礙 | 陽痿

 
結婚後的生活,我變得更孤單了…
 
結婚後的生活,我變得不可愛…
 
結婚後的生活,我變得…沮喪、多疑、易怒
 
曾幾何時,我們相擁入睡;曾幾何時,我們享受共浴;曾幾何時,我們是最好的朋友和情人,不同的是,往日仍在,就是沒有做愛。我知道你沒有不愛我,就是缺了熱情,我更清楚你沒有外遇,就是工作壓力喘不過氣。想起三年前的我們,常常是一起笑著入睡,那時的你總愛來蹭蹭我的身體,這個意思我懂,而如今,不是一臉的倦容就是刻意比我晚睡,躺著床上的我其實都知道,今晚你又自已來了…
 
美玲在課程中和我說著這三年多來,與華偉基本上就是「無性婚姻」,她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朋友總說要她多主動,去買情趣內衣,邀老公一起看成人片,把自己打扮地更有女人味,但美玲卻哭著說:這些我都懂也做了,為什麼他還是對我沒有興趣? 他是不是已經不愛我了?
 
華偉坐在我面前,我單獨邀請他談談他們的婚姻。他知道美玲又哭了,他們為了「性」已經從大吵變成冷戰。我安慰的說:「若可以,沒人會想要過無性生活,對吧 ?」他點點頭。
過了好一會兒,終於緩緩地說出他內心深處的想法。
 
華偉說:現在對我來說,「做愛」就像個魔咒,初期只是偶爾中途會軟掉,那時美玲都還能包容,後來不知為什麼連最開始的勃起都出現了狀況,甚至有一次都還沒硬就射精。
 
那次的美玲好生氣,接下來的好幾天我日子都不好過,連說話的口氣都顯得很不耐煩,老師,你知道嗎?那次未硬即射對我的打擊最大,直接成了我的心魔。
 
她可以對我發脾氣,那我呢?  我要向誰發?
 
美玲對我的用心其實我都看到了,她討厭我自已來,可是這是唯一..可以..確認..我是「正常」的、我沒有障礙的機會。幾次美玲的主動讓我不僅是心理上的壓力,更常常連帶生理上也產生不舒服,有試著與她溝通,但她就敷衍的說:「那你自己弄硬啊!」這常讓我感覺自己就是殘廢的男人。說完,華偉深深地吐了一口氣,彷彿把心口上的大石頭搬開了一樣。原來,不是沒感情,不是不愛了,是無性婚姻已經壓著他們產不過氣來,性溝通的不良深深地在他們身上出現了莫大的壓力。
 
傳統觀念對男性而言,勃起是一個男性性自信的象徵,代表的不單是性上的正向反應,更是一種潛在的男性權威。若因害怕性表現不佳而被輕視,甚至不去溝通,內心就會充滿了猜測和懷疑,無形中加深了更多不必要的壓力。在談話結束後,我邀請華偉試著把剛剛告訴我的再與美玲確認,也請美玲心平氣和的聽完,不做任何的批判,了解華偉內心所承受的壓力來自於太想給她幸福。這次,美玲又哭了,不同的是,這次是心庝華偉的淚水。
 
作者簡介_  田雅筑 性健康管理師
嵩馥性健康中心 性健康管理師
嵩馥( 北京、上海、深圳 ) 分中心 性健康管理師
樹德科技大學人類性學研究所 畢業
美國 ACS 臨床 性學家學院/專業性治療師訓練合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