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果分享

陽痿 ( 勃起功能障礙 )

無法做愛家人比我還緊張? |勃起功能障礙 | 陽痿

從小就是家中呵護的寶貝,連結婚無法勃起成功做愛家人都比個案來的緊張,反觀當事者一付事不關已的樣子。
很多事都可以家人來替代解決,唯獨「性」的問題,只能由自已來面對處理才能行 ( 示意圖非當事人,圖來自:Pexels)
 
灰矇矇的午後,會談室外傳來一群人討論的聲音,原來是預約會談的個案提前來到,除了個案以外、老婆、爸、媽及哥哥一行五人都站在櫃台前,問個案在行房中無法勃起這個問題能否被解決,如果可以,能不能快一點。
 
對話中,哥哥非常積極地強調弟弟是「心理問題」,因為弟媳曾經看過它勃起的樣子。相對於個案,也就是事件的主角小峻,則坐在一旁滑手機,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
 
進入會談室,小峻希望是單獨一個人的。他的第一句話便是「我不愛我老婆,所以我沒有感覺…」,他告訴我去年九月才剛結婚,但目前已經是處於談離婚的狀態。他是想離婚的,但他的家人卻不放手,都覺得這樣的老婆很好、很乖巧、很聽話,如果離婚了會後悔。
 
談及他們的交往,原來是雙方父母介紹的,彼此沒有太多的交流就被定下這問婚事,雖然有猶豫,但還是依著父母的要求,而小峻的年齡也老大不小了就糊里糊塗的答應這門婚事。
 
婚後才發現原來「太太不是處女」、「兩人的生活型態差很多」、「這是爸媽為我所安排的婚事不是我所喜歡的」。所有的不喜歡都可以當成不想做愛的藉口。
 
小峻說「或許只要換個人我可能就會想要做愛,或許是我喜歡的是男人」埋藏在心裡的「或許」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直到…問到核心問題時才發現,他所說的「藉口」竟與「事實」差距甚遠。
 
 
小峻第一次自慰是在23歲,既使有自慰但也怕傷身,3-4個月才會解放一次,直至現在仍還是靠著遺精來進行精液的汰舊換新,平時很少觸碰自己的陰莖。
談到兩人第一次做愛,小峻說:「妻子是有過性經驗的,她很熟練地摸了我的陰莖,沒多久就勃起,但在要把陰莖放入(陰道)時,卻發現自己完全不知道洞口在哪裡,甚至也不知道要怎麼放進去,最後還是太太協助放在洞口,但別人怎麼協助,最後一關「頂」這個動作還是得自己完成,但我就是不行。直到太太採女上位姿時才有進展,但就在那霎那,我的龜頭和陰莖痛到不行,我大叫且瞬間軟掉。從那過後,進入陰道便成了我的陰影,只要每次要做愛,我的陰莖就再也硬不起來,也不願再與太太進行了。」
 
小峻從小家人就特別呵護,每次失敗小峻會找許多藉口,他的家人也都會想辦法來幫他解決。
但這次不行。因為性無法由別人取代,性這件事就是得由自己來完成。
 
著名的存在主義哲學家 歐文- 亞隆提到:「『責任』就是創始的根源,要了解什麼是責任,就要了解人是自己創造的,包括自我、命運、生活的困境、感受和苦痛
 
若小峻一直無法將責任回到自己身上,整件事是無法從根本下去解決的,還好在會談的過程中,小峻終於清楚明白自己的狀況,最後選擇願意面對,他們的困境從現在開始會有新的轉機了。
 
作者簡介_ 林羿薰 性健康管理師
 
 
嵩馥性健康管理中心   性健康管理師
嵩馥( 北京、上海、深圳 ) 分中心   性健康管理師
樹德科技大學 人類性學研究所畢
美國ACS執照性學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