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睹長輩偷人...軟G男只能「射肚皮」:我一次也沒爽到!-成果分享-嵩馥性健康管理中心(性福門診)最專業性治療師性福團隊

成果分享>性福分享:勃起功能障礙

回上ㄧ頁

目睹長輩偷人...軟G男只能「射肚皮」:我一次也沒爽到!

這位長相斯文,戴了副黑框眼鏡的型男朱先生,一進會談室的門就先很有禮貌地向我點了頭,坐下來之後就直白的告訴我說他有原發性陽痿。34歲,結婚6年,有一女。坦誠告訴我說他們是用人工受孕完成的,因為進不去,所有的射精都是在女人的肚皮上完成的。
 
我相信朱先生在來看我之前一定做足了功課。沒錯,「原發性陽痿」就是從以前到現在沒有一次正常勃起過的,而他的主訴確實如此,從有性啟蒙到目前,可以說是有勃起過,但沒有一次完整好的勃起經驗。
 
嚴重的潔癖害慘了他
 
朱先生主訴有很嚴重的潔癖。基本上,不管是他被誰摸過,摸過誰,都要洗手,開個門也要用衛生紙墊著,甚至拿過得筆他都要消毒一下,更別說性了,反正只要別人用過的女人(有過性經驗的),他是絕對不會把她們做為自己的女友或升格成老婆的。在上課過程中,朱先生都一如他所言,小心翼翼的程度不亞於他所敘述的,深怕即使是性健康管理師戴了手套的手,也怕被接觸後傳染,更怕擔心一個不小心就會將病菌傳染給自己,自己又傳給老婆、家人,最後一發不可收拾。在課程中,我建議像他這樣的潔癖已經屬於強迫傾向的範疇了,老實說,應該要尋求身心科醫師的協助,但他堅持自己這樣的狀況還可以接受。
 
天真的以為性工作者能幫助他
 
每每夜深時分,回頭想想,自己辛苦這麼多年,是否老天真不能眷顧他,給他一次,就只要奢求一次,能夠有一次完整而滿意的性生活就好。在幾番思想鬥爭下,真得沒辦法,只能借助找性工作者幫助,但悲哀的他,總沒有過一次完整成功的插入經驗,天真的以為性工作者是最好的性教練,希望有天真能在她們的手上變好,但從沒一次如願。四年前有吃過大半年的中藥及西藥,但效果都不大,時而軟硬的。最好的姿勢是女上位姿,能進一小部分,其他的都不行。第一次的射精經驗是高二(17歲),在不硬的狀況下硬壓出來的,之後就一直擔心是不是當時這樣的行為導致現在不舉的後果。
 
娶個美的怕跑掉,娶個醜的沒性慾?
 
因為母親出軌的關係,一直到大學都不敢談戀愛。對女性會恨、會憤怒,但也會偷偷想要、偷偷自慰。大學裡也有幾個表現較出色的女同學向他示好,但都不敢追。擔心自己把持不住「上」了人家,無法照顧人家;也擔心她把持不住,一旦被他「上」了後會像媽媽一樣會出軌,給自己戴綠帽。他說,「會遇見我老婆是因為她真的並不出色,老實說就是一般所謂的『勤儉持家型』的,但是她真的很善良、純潔,我打心裡覺得她長這樣應該不會對不起我才對,所以就和她結婚了,但後來發現她是真的只會持家,什麼都不會,很難激起我性慾。」
 
不管怎樣都緊張
 
通常在做愛1~2小時前朱先生就會開始緊張,就是只要一緊張起來,頭就疼。這輩子可以說沒有太多舒服的體驗,如果真要說,這麼多年就只有兩次,而且還是自慰來的。最挫折的是有一次與同事做愛,「那天,反正一開始我就知道我會呈現一如往常的緊張狀態,硬搞、硬塞,最後還是達陣有射精了,但是結束後被宣傳是『硬塞』,感覺心裡打擊很大。我受不了這些閒話就離職了,花了一年不工作看醫生,但這麼多年來沒有一個醫生真能把我的問題搞透弄明白的。所以說,真的不是美醜,是不管怎樣都緊張。」
 
影響勃起的心理因素其實是自己的心
 
朱先生說起他的恨,就要說到三歲時發現媽媽有外遇開始。媽媽有外遇,但鄰居好似都知道,所以從我有記憶以來,我就是在被指指點點下長大的。我不敢表達憤怒,也沒有能力表達憤怒,但我知道有一天我要報復。印象最深的是,記得那年、那天下午,我放學回家,隱約聽見房裡有怪異的聲音,我在外面一直喊媽媽,媽媽叫我別進去,那次對我的傷害最大,那年我三歲,從此我就恨媽媽,是她造成我自閉、低自尊、還有在性上不可彌補的扭曲。
 
「結婚後,我一樣沒原諒過她,我把她偷人的行為告訴我的鄰居、我老婆的家人,我已經變態到我要讓大家都看不起她,坦白說,我就是要以牙還牙地要她像我幼年時一樣的被羞辱、被看不起,我要她受我當年的苦。」當朱先生在描述這狀況時,我相信他自己也很痛苦,因為他一直到現在都沒有為自己而活,他一直把幸福的責任交給過去,找了理由代替爸爸來責怪媽媽,甚至為自己的性功能障礙找足了怪罪的借口。
 
全部的女人都很壞
 
最後他向我爆料,他說他覺得老天爺真的很不公平:老媽偷人卻可以換得老爸的原諒;丈人找小三,丈母娘也沒說什麼;最後連丈母娘也紅杏出牆。我覺得這世上真沒天理,全家最辛苦工作的人是我,我一個人供應他們所有人的生活,可我在性上卻最弱,連一次也沒爽到。
說真的,朱先生真的是我所見的個案中心態比較灰色的,即便是擁有型男的外表,但是卻是最缺乏同理心及自信心的。進入課程期間,狀況一開始也真如他的敘述一樣,勃不起來,但經過我們生理交互理解交疊後的一段時間後,生理狀況開始慢慢好轉,勃起也趨向正常,這樣的進步連他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
 
我沒覺得我們厲害,反倒是,我覺得是他慢慢地在我們的開導下心態漸寬,尤其是他的生理漸趨正常後,心態也慢慢恢復。我告訴他,其實所有的事都是自己的想的,天要下雨,娘要出軌,我們誰也控制不了,既然沒有人要怨誰,我們又何必把這些怨攬在自己身上?
從今而後,把自己的心身照顧好,不做負面的評價及比較,妻子也是自己選的,那些原不原諒的事,不勞您多費心才好!

作者簡介_ 童嵩珍 性健康管理師

同步刊登:TVBS  > ETNEWS 健康雲 專欄 >http://health.ettoday.net/news/959363
相關連結
合作單位